• 瞒着女友,狂干学妹
  • 怎幺了,我好像是在跟女友甜腻的温存着,我把她吻的神魂颠迷,但是?怎幺她会是女友的学妹:张静雅!我跟她正在电影院里,我把她当做女友在调情,都是感冒惹的祸,我竟然弄错人了……
    静雅的脸埋在我的胸膛,张口在娇喘着,我都已经把她弄到这个局面了,该怎幺办?
    我的手指还在张静雅的小穴里掏动着,都已经湿了,我只好把她抱过来,我握着老二往她的小穴在乔最佳角度。
    「这里 ~在这里 ~ ~」静雅说的吞吞吐吐,含糊不已。
    我以为她是在说可以往那里顶进去,于是!我就这幺的把她的小穴开通了……
    水山隧道的贯穿工程?嗯!我是在乱想什幺?
    「这里 ~在这里 ~ ~在这里做 ~不太好吧!」
    张静雅?要说也请你一次把话说完,我都已经把我干下去了,你才这幺说。
    但是?我的感觉实在是爽到翻,光是抱着静雅缓缓的磨蹭着,像是在磨豆浆一样,我在等待静雅适应。
    戏院里的每个人都在专心看着大萤幕的剧情画面,没有人知道我跟静雅在做什幺,我又吻了静雅……
    她没有反抗我,是她默认?还是暗许了!我慢慢的动,慢抽慢进,静雅顺着我的节拍慢慢的在动着,我将学妹的腰际搂的更紧,好像是被我的老二插的更深一点了,静雅的呼吸很急遽,我可以开始抽动了吧!
    就这样的把学妹的生米煮成熟饭,我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剧烈,又为了不让学妹的哀啼声被其他人听见,我把学妹的嘴用吻堵住,顺便把学妹的舌勾缠吸吮,幸好学妹肯配合我,忘记下半身的抽插运动?
    当我又开始抽动的时候,学妹就把我吻的甜蜜销魂……静雅学妹,实在是很可爱。
    里面的环境暗暗的,我跟学妹以面对面用抱吻的体位在做……爱……这样的感觉实在够刺激。
    静雅可能也觉得有趣,好玩吧?开始起了玩兴,跟我说:被我顶的很痛……却很舒活,像是在做梦一样……
    我跟学妹说:这不是梦,是真的!
    学妹仍是生手,我不考虑用太强烈的速度,所以我用一般慢速档的动作在抽插着,直到电影结束前,我才潦草的在她体内结束,带着学妹漫不经心的走出电影院……
    静雅跟我说:刚才是我卯起来干她的,她要把我干回去,才叫做老娘有本事 !
    我根本的傻住了,真的?假的!学妹的想法是单纯?还是蠢!
    学妹挽起我的手臂往我租的学生套房……方向走去……喂!学妹?你是怎幺了?
    奇怪的是我怎会想起扮猪吃老虎的故事啊?
    我是被学妹推着进门的,她要我躺在床上,让她用刚才在电影院做过的事……
    可能是觉得热吧?这一次我们是真的把衣服脱个精光了,我怎可能让学妹为所欲为的玩弄我呢?
    我当然是趁机反扑啊!顾不得学妹对我的抗议,我还是把学妹插穴了,近百来下的抽插,学妹已是珠汗淋漓,模样娇羞可爱,我仍是占了最有利的局势。
    突然想到,我该怎幺跟女友说呢?在电影院把学妹……
    学妹告诉我:乾脆我们就在她面前假装,什幺事都没发生过?
    怎可能啊?我这下子头大了!
    趁我一个不注意的时候,学妹起身把我翻了过来,她握着我的老二抵着穴口顶了去……
    「嗯 ~啊 ~ ~啊 ~喔 ~ ~ ~嗯 ~啊 ~ ~啊呀 ~ ~ ~」
    就跟你说过了呗!鞍马式的动作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!痛到了吧?
    学妹的小穴仍是有点紧,活泼俏皮的学妹坚持要让自己扳回面子,要把我……
    突然的,我用两手托住她的嫩臀两边,跟我的老二急速暴抽插动着,不到几分钟,学妹就几乎趴在我的胸口上娇滴滴的在喘气了,我几乎把学妹的小穴捣到溃堤不已。
    管她的,事情已发生了,我又能怎样?
    我抱起学妹,让她看看老二抽插小穴的过程,可能是兴奋了吧?很快就泄潮了。
    静雅的小穴入口被我的老二套插的略为红肿,可能是她经验不足?还是我动作粗暴所造成!
    这一个週六的深夜,静雅跟我在房间里玩着极亲蜜的交合行为,破处的过程中,很痛却也很乐……
    静雅跟我说:她才不会跟学姐说被我干过的事,说了?怕她会伤心难过!
    突然的……静雅的小穴将我的老二夹的好紧,很紧,我有点吃力的套插了不久之后,她泄了,我也将热精全数注入在阴道里面,我跟静雅都觉得既累又倦,就以这样的姿势抱拥入睡。
    瞒着女友狂干学妹二
    星期日的早上,我跟张静雅在浴室淋浴的时候,又很激情的腻在一起了,学妹的小穴给我的感觉很棒,Q弹十足的小穴,她的阴道比较浅吧?我好像好容易就可以顶到子宫,我们是在一起洗澡,怎会又干了起来?
    「唔 ~嗯 ~啊 ~ ~啊 ~喔 ~ ~嗯 ~」静雅可能是高潮了。
    我觉得静雅好像是初学者在练习的对象,我随便顶个数十下,她就几乎销魂了。
    想着女友林美如,她跟我在学校的保健室发生的缠绵行为,看到我的老二在抽插进行式,流出的血……那也是她的初次,一想到我跟美如之间,再加上张静雅学妹,现在?当然是要专心的跟学妹做爱,美如呢?暂时别想了。
    我突然想到一个轻鬆的玩法,当老二抽出一半的时候,再急速的插进去,不知道静雅会怎样呢?
    我的懒人式抽插法果然奏效,静雅到底是爽,还是酥麻啊?
    「呀 ~ ~啊 ~啊 ~ ~慢 ~一点 ~唔 ~嗯 ~这样 ~插 ~ ~我 ~会坏 ~会 ~坏掉~ 啊 ~ ~呀 ~」静雅的小穴越来越湿
    我对静雅说:不会坏掉,只会越来越爽,越来越舒服而已。
    静雅的手腕被我抓起,我正在用后背式抽插猛烈的强干静雅,略为丰满的酥胸不停的晃动着。
    会是静雅快要高潮了吗?阴道的收缩感?
    该不会是静雅故意这样做吗?把老二夹的越紧,对她没好处,会让静雅更早泄液而已……
    我改了抽插的方式,把老二抽到快出来的时候,再深深的顶进去,我感到自豪不已,没几下,静雅就软趴趴的任我宰割了。
    就像是交往很久的恋人一样,静雅不在乎我曾经干过林美如,她不会跟美如说曾被我干过。
    静雅摆动迷死人的小嫩臀迎合老二的抽插,这感受太棒了,我抱起静雅的腰身,我们的密合度越来越强……
    我用的力道越来越重,是因为我快要射了,本来是打算在她的体外射精,却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还是内射了。
    我就这样抱着静雅在喘息着,静雅用温水帮我淋去汗水。
    静雅就这幺坐在我的大腿上,她的小穴仍旧把我的老二夹着,就连压低身子,转身把莲蓬头拿过来对我喷水,动来动去的,对我的老二来说,都是一种极大的刺激,够了!再动下去,老二就会再硬起来了。
    感受到老二在小穴里产生了变化,我与静雅的肉搏战又再度展开。
    「呀 ~ ~啊 ~嗯啊 ~到房间去 ~ ~」
    我故意跟学妹讲说再这里做?不是更方便吗?做完就可以沖澡了,静雅幽幽笃定的说:那我们会洗到三更半夜都还在洗澡。
    真不敢相信我可以撑这幺久,用老二把静雅捅到又仙又死,她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是在配合我……
    我跟交往中的美如还没做过这种事呢!不知道她愿不愿让我这样搞她呢?
    「唉 ~呀 ~太 ~ ~深了 ~啊 ~ ~嗯哈 ~啊 ~ ~」
    静雅的身子一软,好像泄潮了吧?
    我似乎把静雅玩上瘾了,换个姿势,让静雅背对着我,最销魂的后背式插穴法……
    可能是过于刺激了,静雅被我顶了近一百多次,可能也喊到嗓门哑了,或者是没有力气再叫出声,这样也好,免的被邻居听到我在干的好事。
    静雅的小穴相当嫩,跟我的老二非常速配,也……或者是我用的技巧,有让静雅爽到爆了。
    「快 ~快 ~ ~快啊 ~ ~嗯哈 ~啊 ~ ~」静雅说的支支唔唔?应该是叫我再抽快一点吧?
    「呀 ~ ~啊 ~嗯啊 ~快 ~ ~快 ~不行 ~ ~了 ~啊呀 ~ ~」
    我说静雅妹子,每次都这样害我猜不透她的意思,直到静雅软扒扒的瘫软在浴室的地板上。
    漫长的这一回合,总算是结束了,本来是想把老二抽出来射在静雅的背上,我却起身没踩稳,一个不小心的趴在静雅的背上,好像是被我顶到最里面,热精被射在里面了。
    静雅跟我说:没关係,要是怀孕了?她会服下堕胎药,不会造成我的困扰……
    中午时,我跟静雅到外面的家庭式小餐厅吃了午餐,再陪静雅在附近的购物商圈逛逛,静雅跟我说:改天再来找我玩玩。
    我觉得好笑,你还想玩啊!
    静雅却告诉我,说我的那个东西比学姐的xx让她更舒服,更爽……
    街上往来的车辆製造的噪音很大声,我听不到她说美如用的什幺东西!到底是什幺啊?
    张静雅挽起我的手臂往某条巷子里的奇怪商店,咦?情趣用品专卖店?
    静雅问我丁字裤型的双头安慰棒,哪一种款式比较好呢?
    店员不知道是在哪里冒出来的!她说当然是有双头按摩转珠功能的安慰棒最好!
    因为她常跟朋友这幺玩咩!
    静雅当然是不信,店员就带静雅进去里面的产品试用间里面去试试……
    我在外面枯等,听着那个女店员跟静雅在小房间里吟啼的叫床声,再听下去 ?
    我的老二会再硬起来……
    测试的结果,静雅非常满意,叫店员给她一支全新未拆封的两头安慰棒。
    静雅跟我说这是要送给林美如学姐的,等等?美如说她还有个面貌相似的姐姐,可不要把林美纯当作林美如啊!
    静雅俏皮的跟我说:如果是这样的话?只好将错就错了!
    我实在会晕去……
    在静雅搭上公共汽车之后,我用走的回到公寓,躺在床上才知道我的腰有多痛……
    都怪静雅啦!害我过度的激烈运动,真的是累了,倦了,我闭上眼睛就开始呼呼大睡。
    初夏的午后,烈焰般的豔阳几乎快要把闹区里的柏油路晒到溶了,两个女孩,看似姐妹却不是真正的姐妹,一起愉快的逛街,在连锁药妆店挑选着可爱的饰品小物。
    总算是回到学姐的家了
    张静雅在玄关脱下休闲鞋,说着:「好热喔!这样的气温实在热的不象样。」
    「我去厨房拿冷饮给你喝,你先在客厅看电视,等一下吧!」林美歆这幺说着。
    张静雅撒娇的讨着要去厨房帮忙,林美歆拗不过张静雅的任性,只好无奈的答应了。
    林美歆用蔬果处理机榨出新鲜的果汁,张静雅趁着林美歆不注意的时候,在她的杯子里攕了一包粉末状的东西。
    张静雅看着加料的奇异果香檬汁被林美歆一饮而下,她的笑意里越来越阴沉。
    在客厅里看着电视,林美歆觉得身体有股燥热的异感袭动全身,口越来越渴,身体越来越热……
    这时张静雅把美歆扑倒在鬆软的沙发上,如火如荼的激吻着她,狂暴的吸吮美歆口腔里纯净的芳香。
    静雅当然知道美歆是林美纯的双胞胎妹妹,为了要给学姐一个惊喜小礼,美歆只好被当作是练习的物件了。
    身上的衣服被扒下,美歆不知道药物的影响,让她忘情似的被静雅恣情的把玩,乍喜还惊的蕩漾春心,美歆感受到初次的高潮……
    「呀啊……啊嗯……好奇怪……唔唔……嗯呀……」美歆几乎快要融化在静雅的怀里,无法抗拒静雅每个挑逗的动作。
    静雅知道美歆已被她完全控制,娇媚的浅浅一笑,包包里的秘密神器被拿了出来,在美歆的面前套上双头式按摩棒。
    「嗯哼……啊……嗯啊……」再不快点把另一头插进美歆的小穴,静雅也觉得自己快要丢液了……
    不加思索的秘穴贯穿工程,多了淫液的滋润,贯穿的过程,疼痛的指数顿时被降了一些,美歆的体感不错。
    看过成人动作爱情片的美歆知道这是什幺东西,搂紧静雅的香颈,放心的把自己交给静雅处置。
    可能是前戏的部分做的足够吧?被假肉棒插穴时,静雅感觉到紧嫩的小穴,有股像是在抵抗的阻止,心下一冷,假肉棒全数顶进了。
    美歆虽然偶尔会自慰,却也没料到被假肉棒插穴时,会这幺痛,但是?这感觉……痛中带爽。
    淡淡的血,随着假肉棒的抽插下被带出小穴外面,顺着淫水渗出,静雅的心理产生自豪般的骄傲……
    好像被快感填满小穴似的,每顶一下就多一份舒愉的滋味,美歆忘我的娇吟了,腰际开始随着抽插的节奏,在摆动着……
    学妹是在哪学到的技巧?把她弄的这幺爽!应该说是哪个浑帐把清纯可爱的小学妹带坏了!
    抽插了近五分钟,美歆被顶到浑身舒爽,模样相当娇美,被学妹强姦?有没有搞错啊?
    温柔的回应静雅给予的温触爱抚,痛中带爽的滋味,美歆的破处,在大白天的时候就做了,谁规定初夜一定要在晚上发生的啊?
    「好大……好长……呀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」美歆像是高潮了吧
    静雅试探性的抽插了近百来下,她自己也是被假肉棒顶的花心发麻,穴心乱颤,但是看到美歆被她插到又浪又仙的样子,静雅是乐翻了。
    先把美歆处理起来,就等头号情敌:林美如回家了。
    「拜託你……到我的房间去做……被看到……我会……会羞死呀……」美歆非常吃力的把这些话说完,语毕之后,又是一波舒爽的高潮,美歆又泄了……
    模样相当可爱,静雅抱起美歆用火车便当的体位在客厅走动,每走一步就被假肉棒重顶的撞进小穴里,对美歆来说,这又是另一种喜悦的新感觉。
    美歆的身材娇小玲珑,被张静雅一抱就可以在客厅到处走动。
    这样的动作太刺激了,美歆被静雅整的非常狼狈,丢液狂泄,又担心在静雅的身上掉下去,美歆把静雅搂抱的相当紧。
    静雅把美歆抱进房间里,在床上又是温热的销魂激战,一来一往的顶来撞去,静雅跟美歆都有不同程度的高潮,然而?美歆似乎比较敏感?
    美歆有把握可以把林美如的初夜夺取,心头涌起邪恶的想法,既然爱上了学长,学姐!抱歉了,感情路上容不下第三个人……
    「啊……嗯……学妹……我……快被你……玩死了……啊……啊呀……哼嗯……唔嗯……」可能是快要达到高潮了,美歆抿嘴承受被静雅激烈的撞击。
    静雅把她的计画说给美歆听,这个计画,美歆如果愿意帮忙的话?成功率就更高了,美歆蛮想看看美如高潮的样子,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。
    在美如返家之前,静雅还可以跟美歆再干上几回。
    美歆的鼻息里哼出美妙的轻吟,让静雅不自禁的陶醉了,抱着学姐做爱,真的是爽啊!感受到湿黏的体液在美歆的小穴里喷流……
    在静雅的既定计划中,美歆只是美如揣摩的练习物件,静雅晓得美歆已经被她征服了……
    在绵密的抽插动作之下,美歆在静雅的调教中,越来越渐入佳境了,她们两个像是交往中的爱侣,同时的进入高潮。
    就没想过做爱也是一件很累人的极限运动,静雅忍着腰痛帮美歆整理淩乱的犯罪现场,从客厅整理到房间去。
    在美歆的帮忙下,静雅顺利的在美如的东方养颜茶里攕入催情的春药粉末,把随身杯的背盖锁紧,随意的拿起来摇了几下,
    让养颜茶跟药物融合,果然的,没多久,美如回家了。